Diary_天津游记

六月八日、九日,因端午节,与欣伟、春云往天津游有二日。简录如下。

2024.6.8 天津的博物馆与酒馆

早九时三刻到南站,乘车约半小时多即到天津,十点半从天津站出站。步行至世纪钟、解放桥,尔后经哈尔滨道,途中有黄荣良故居(2002年后改称瓷房子)、张学良故居、张爱玲故居等。瓷房子虽为今人改造,但确实令人印象深刻,类童话故事中的房子。因赶去吃午饭,未及参览。

(一)午饭:桥头堡坤德餐厅

约十一时多,抵甘肃路的恩宏德,但排队太久,改乘车至其气象台路分店,排队亦久,复改至气象台路的桥头堡坤德餐厅,步行过去近十二时了。点有八珍豆腐、老爆三、锅塌三鲜。其中八珍豆腐是将豆腐下锅煎成脆皮豆腐后,放八种海鲜,加面粉勾芡,第一口很好,后面越吃越咸,是北方菜系的通病;老爆三与北京的芫爆肚丝做法、口感均一致,只是换成了爆里脊,锅塌三鲜味道偏淡。天津物价十分实惠,三人吃了不过一百五十余元。

(二)博物馆:天津博物馆与天津美术馆

食毕,即乘车至天津博物馆,约下午一时一刻。我们在天津博物馆游览近三小时,约下午四时出。天津博物馆与上海博物馆很相似,展品极多,除二楼的精品展外,四楼亦设有瓷器、甲骨与青铜器、玉器、中国画、书法等单独展厅。天博的镇馆之宝有三件,其一是西周太保鼎,为梁山七器之中唯一尚存中国境内的青铜器,但实物不大;其二是范宽的《雪景寒林图》,但现展出为复制品;其三是清乾隆珐琅彩芍药雉鸡图玉壶瓶,实物也很小,大概因传世唯一,是以稀有度取胜的。这三件其实给我的印象很小,我印象更深的是下面几件。
第一,是瓷器展中陈设的宋代五大名窑精品。天博按五大窑依次排列,有定窑白釉印花缠枝莲纹盘、哥窑青釉盘、官窑青釉暗龙纹洗、汝窑天青釉盘、钧窑玫瑰紫釉葵式三足洗,皆为宋瓷,让我这个门外汉也能直观地理解五大窑的区别。瓷器展中亦有明弘治娇黄釉盘、明宣德宝石蓝釉盘、清康熙郎窑红釉观音尊等,很是好看。这些瓷器里,我最喜欢的应该是定窑白釉印花那款,十分内敛。

Figure 1. 宋 定窑白釉印花缠枝莲纹盘(摄于 08/06/2024)

第二,是青铜器展中的西周小克鼎,系清光绪年间在陕西出土的一批克氏青铜器。这尊不大,同出的一共七件,故宫博物院和南京大学也各有一尊小克鼎,另外几件则流失海外了。更有名的是大克鼎,那尊是商周青铜器三宝之一,非常庄重,现存在上海博物馆。天津这尊青铜器记载了周历王二十三年(公元前852年)九月,厉王令膳夫克去巡视驻屯在成周的军队,我们课本里学“防民之口,甚于防川”,就是周厉王的故事。另有印象的,则是战国楚王金(熊)志(悍)鼎,大概是公元前237-228年的,楚幽王以战争所缴兵器而铸,被誉为南北楚器之冠。此外,战国青玉“行气铭”文饰则系最早谈到气功的文物。

Figure 2. 西周 小克鼎(摄于 08/06/2024)

第三,是中国画展厅里的清代张宗苍的《惠山园图卷》。我对书画没有研究,本来是看不懂的,但因我刚好从无锡回来,得以理解这卷的写实处,亦理解江南在近代中国文人画中的地位。无锡的寄畅园位于画卷中间,左侧的大概是惠山寺,寺前是天下第二泉,下池中明弘治十四年(1501年)所雕螭首清晰可见。无锡惠山镇的工作者金石声有一篇《解读张宗苍<惠山图卷>》的文章,挺有意思。他谈及这幅画不是实地所绘,是张宗苍被乾隆带到北京以后画的,作于乾隆十七年(1752年);天博的简介里在后面亦提了一句,乾隆五十四年(1789年)时,乾隆又欣赏了一下这幅画,但作画者张宗苍已故去多年,乾隆于是感慨:"宗苍那往惠山在。”不乏物是人非之情。天博的中国画展厅中有极多的江南文人画,另如清袁江的《瞻园图卷》,我想读者如去过南京瞻园,也可以自行对照。

Figure 3. 清 张宗苍《惠山园图卷》局部(摄于 08/06/2024)

此外,书法厅有文徵明、董其昌等名人真迹,因我不懂书法,大有空入宝库之感。近代史厅有孙文、梁启超等字迹,还有李叔同在日本时画的明信片,也很有意思。玉石厅印象深刻的有一个清代白玉云纹鹰熊纹合卺(jǐn)杯,是清人结婚时喝交杯酒的礼器,过去的礼仪真是繁琐又精致呀!
四时多出来,我们复去了一旁的天津美术馆,恰好赶上天津美院的毕业展,没什么看的,但免费给了一张美院的明信片,又在其一楼盖了一个十分好看的狮子林纪念章。印象深刻的是其四楼的《艺荟中西——海上丝测之路视角下的19世纪澳门与广东地区图像展》。非常惊讶看到郎世宁的《乾隆皇帝半身像》,这幅画原藏于银川美术馆,系乾隆少有的真实肖像。另一印象深刻的,是展览有极多的中古地图,形象展示了16世纪以来西方绘图技术的发展。与西人地图对比,中国在明一代的地图仍然发达,至清一代地图不忍直视,实是两个时代的技术。这些地图至少有几十幅,多为法国国家图书馆、美国国会图书馆的藏品。

Figure 4. 清 郎世宁《乾隆皇帝半身像》(因摄影受玻璃反光影响,转自维基)

(三)晚饭:狗不理

从美术馆出,大约是五时半。乘车至西开教堂,在外看了一眼,便步行至五大道。晚餐在五大道的狗不理,要了三屉包子,按一屉四十多元,味道实在是砸牌子。这与我小时候在哈尔滨老道外吃的狗不理完全是两个味道,蘸料连干辣子和蒜泥都没有,包子也是机器捏完速冻的,蒸笼亦不像话。后乘车听本地师傅知道,狗不理现在老板是天津同仁堂了。中途有说快板的,但听不清,是天津狗不理的经典相声词。食毕是七时一刻,往民园广场取了汝噫如意的奶茶,味道和茶颜悦色相近,但仅十二、三块。因天气太热,又吃撑,在民园的草地上躺到日落,约八时多。这里简直令人慵懒地想直接睡着。

(四)酒馆:楚门与青门

稍歇息后,即往楚门酒吧去。点有四杯,果泥系列G1、飓风酸艾、大悲院三料、入迷巧克力牛奶世涛,价格比北京便宜太多了!先试了IBU 35的三料,酒花和柑橘味很明显;随后喝了G1,系楚门freestyle的一款,很果汁啤酒;飓风酸艾则是Gose基础上二次发酵的,更酸一些,但很好喝。这两款喝完,喝牛奶世涛漱口走人。因端午,楚门还送了粽子,吃完更撑了。整体非常推荐,价格对得起味道,希望抓紧来北京打价格战。从楚门出来是八时半,往青门去,约八点四十到,要了三杯他们拿奖的,青车熟路·单一马赛克西海岸IPA、满陇桂雨·法式甜赛松季节限定、生物转化·双倍芒果酸浑浊。青车熟路这款就是经典的美式IPA风格,满陇桂雨比较像果啤,生物转化则很一般,太像纯芒果汁了,整体来讲青门的啤酒味很淡。怪不得没有楚门开的多
饮毕即乘车回中山路的酒店,大约是十时了。睡前看了一会《新世纪福音战士》。

2024.6.9 古文化街

(一)午饭:津悦烤鸭

九日早,欣伟叫了一份煎饼果子,讲老实话,比哈尔滨煎饼果子难吃太多了。中午出门,步行至中山路的津悦烤鸭约十二时,整体味道尚可,烤鸭味道与北京烤鸭完全一致,胜在价格便宜。津悦烤鸭似乎是正阳春的子公司,毛吃过正阳春,其店面和东来顺一样,门口挂了一幅巨大的肖像。食毕在门口的津林湾刨冰店要了一份老味刨冰,系加了杨梅、红豆等。

(二)相声:太公卖面与宠物趣谈

食毕乘车往文化街听相声。落车在望海楼圣母堂,但现不开放。对面的狮子林大桥下有几个大爷游泳,拍了几张照片后,便步行往古文化街。途中有明宣德玉皇阁,系重檐歇山顶建筑,其内塑像则为现代了。至文化街的五号院茶馆是下午二时多,因天气十分炎热,一身大汗,等了小会便开场了。
开场是胡派传承人赵玉梅老师,用撒拉姬表演了《太公卖面》[1],这段听到后面挺有意思,前半段乐器声太大,有些听不清。随后是三对相声演员依次登台,第一对演的《学哑巴》,学了几招动作,第二对演的《宠物趣谈》,女演员让我想及《霸王别姬》里演小豆子的演员尹治,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侧脸;第三对演的《猜灯谜》,没什么意思,前半段损逗哏的,倒很符合我对天津相声的刻板印象。总体来讲,都是经典段子,经典笑话果然不能脱离屎尿屁,大概是“道在屎溺”吧?我对第一对和第二对的印象深一些。

东郭子问于庄子曰:“所谓道,恶乎在?”庄子曰:“无所不在。”东郭子曰:“期而后可。”庄子曰:“在蝼蚁。”曰:“何其下邪?”曰:“在稊稗。”曰:“何其愈下邪?”曰:“在瓦甓。”曰:“何其愈甚邪?”曰:“在屎溺。” —— 《庄子·知北游》

(三)博物馆:戏剧与鼓楼

从相声馆出来是四时半,往孔庙去,但已闭门了。复往鼓楼去,途中有仓门口基督教堂,这也是民国时期的老建筑了,亦参观了老城博物馆、戏剧博物馆。

Figure 5. 天津鼓楼(摄于 16:30 09/06/2024)

其中,老城博物馆现在悬挂的一张任占元在1950年7月天津省立水产专科学校的毕业证,与我祖父的几乎一模一样,是同一个校长张元第。不同的是,我祖父是1947年毕业的,落款尚为中华民国,1950年则已分配至哈尔滨工作了。戏剧博物馆原是天津广东会馆,我发给戏迷山兄,他调侃天津确是老码头,我几乎不看戏,在这里是走马观花了。看了几个简介,梅兰芳等名角儿均在此登台演出过。至于鼓楼,里面也是一个博物馆,一楼是鼓楼历史沿革的介绍,绝大部分是复制品,有一个《义和团民歌》应是原物,“男练义和团,女练红灯照。砍倒电线杆,扒了火车道。烧了毛子楼,灭了耶稣教。杀了东洋鬼,再跟大清闹。” 鼓楼的二楼处则是露台,可以远眺文化街,很多游客也在这里休息;三楼、四楼则主要是鼻烟壶和戏服的展览,没什么意思,且四楼被封起来,无法站在外面,几个鸽子倒是在这里对着街道思考鸽生,向我们露半个屁股。
六时,在鼓楼对面的大悦城吃了晚饭,因无食欲,吃了碗豌豆面。在大悦城里转了一会,买了MUJI的果冻,实在太难吃了。约六时半,即乘地铁至天津南站,八时多开车,八时三刻至北京南站,返校是九时半。


  1. 撒拉姬由三块竹板组成,敲打时,竹板上的彩色绒球随弹簧乱颤。形似京剧《霸王别姬》中虞姬自刎一幕,虞姬舞双剑,撒拉姬的底板和上板象征这两把剑,虞姬自刎时拔出霸王宝剑,即是三块板里的齿板,也叫拉子。转引自《"撒拉姬”是个啥? 》一文。 ↩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