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ary_无锡游记

五月卅一日,我离京至沪,六月一日至锡,二日晚返沪,三日返京。如下是我此次在锡行程。

2024.5.31 冰心游记

卅一日中午,我往南站乘高铁。从公寓向地铁站骑自行车时,天气极好,不由哼起披头士的Octopus’s Garden。我在去程的高铁里看了会冰心在1934年7月、8月间的平绥沿线游记,意外其与德王、傅作义等亦曾有交集,对其游记我已另有评议。约五时半抵沪。
七时半,在静安寺的潘小烧吃云南烧烤,味道很好,约二百五十余元。食毕约八时多,照例买了奥乐奇的十元一升椰子水。

2024.6.1 太湖鼋头渚

早九时,往上海站乘高铁,在站内要了杯K记的咖啡,约十时半抵无锡,转地铁至三阳广场约十时三刻,非常方便。
在酒店放好行李后,即在路对面东方百货的三凤桥吃饭。点有清炒蟹粉、酱排骨、无锡小笼以及玉兰饼,价格按一百七十元,我对其酱排骨印象深刻,炖的软烂,甜而不腻。食毕往临街的崇安寺去。崇安寺虽名为寺院,但其内并无寺院建筑,寺已完全损毁,如今其遗址之上是城中公园,因建于清光绪三十一年(1905年),实为中国第一个现代市民公园,因名“华夏第一公园”,园内有很多明黄的石榴花,几伙老年人拉着路演音响,歌喉此起彼伏。论起民国前后的市民公园,我想及安庆市内的菱湖公园,无论在风景或人文上均好上太多,或因民国区划为无锡县、安庆市的缘故,尽管如今已今非昔比了。
崇安寺南面是阿炳故居与无锡老图书馆。阿炳故居原系雷尊殿道馆,是阿炳出生、成长的地方。故居内介绍了他的生平,确十分坎坷[1]。老图书馆的建筑风格则与广东台山市政府很是相像,为钟楼式建筑。图书馆正前处,便是钱绍武所塑的阿炳弓背演奏像。

Figure 1. 无锡老图书馆与阿炳像

约一时一刻,我往太湖鼋头渚去,乘地铁至荣巷,复转计程车,约二时多抵入园的充山大门处。如今太湖的鼋头渚公园亦系民国前后所置,1916年后,一群无锡企业家设了私园,如横云山庄、太湖别墅、陈园等,沿湖有连绵一片的建筑群,亦向公众开放,后于1950年由政府接管,设鼋头渚公园管委会。1952年周恩来设一南一北两个疗养院,北方的是北戴河中直疗养院,南方的则是鼋头渚内的太湖工人疗养院了。提起鼋头渚,更有名的应是郭沫若《蠡园唱答》中“太湖佳绝处,毕竟在鼋头”,郭曾四次到访无锡,这首诗是其1959年5月所作,此时与其1921年初到无锡,已过去了38年,其间郭的心情变化,实可让后人品味[2]
我入园后,即直接乘船至太湖仙岛,初始极闷热,船开后很凉爽。上岛后逛有近两小时,其上有大觉湾、凌霄宫等,兼有儒释道庙宇或石窟,但均为现代建造,无甚可看。山顶为太乙坛,但四周被树木遮挡,无法看到太湖景色。复下至岛边,景色稍好。约四时半,乘船返陆,在码头处的科学家咖啡喝了其招牌,味道不错。该店系无锡本地咖啡品牌,据说该店名字来源于老板喜欢Coldplay的The Scientist,2014年开业时买了大陆第一台三头定制的咖啡机。
饮毕即步行往长春桥、鼋头渚石碑,这里的景色较岛上更好。但印象最深刻的,是过广福寺后的万浪桥处,因步行至此是五时多了,夕阳西下,碎云裹着夕阳,又在远处堆聚出一条明显的云层,将山与天分开,几缕阳光透过云层射在水面,这一幕实在令人难忘。无外成仿吾、郁达夫等,均追访过太湖的落日[3]。我在此站到了近六时,亦不觉丝毫疲倦。

Figure 2. 太湖,摄于鼋头渚万浪桥(17:03,1/6/2024)

后经樱花山庄至主路,乘摆渡车至充山大门入口处,是六时三刻了。从鼋头渚出,乘计程车至南下塘,此处与苏州的山塘街很相像,但临街的店面更好逛一些,河水也宽阔些。我在南下塘南端的斯是陋室糖水铺要了份双拼奶冻,计廿六元。复过道至南长街,向北步行至南禅寺,在李味鲜捞汁海鲜处,要了一份蟹钳、一斤花螺等,蟹钳按份计廿五元,花螺、扇贝等拼盘按廿四元半斤,合计费七十余元。他们家的蟹钳的味道尚可,但太费牙,花螺味道极一般,食到后面仅有咸味。复在南禅寺步行街闲逛,在广州恒信要了姜撞奶,亦在不远处要了杯茶颜悦色。乘地铁回住处,约十时。
另,我在太湖处亦拍摄了泼猴出世,考虑到与本文风格大相径庭,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访问查看希望海澜之家或智联招聘尽快找俺代言

2024.6.2 惠山寄畅园

二日早,我在恒隆广场的科学家咖啡要了杯海盐咖啡,但味道较昨日差了很多,以三十余元的价格讲并不实惠。后在米桃吃无锡菜,点有酱排骨、四小蝶、苏面、小笼包等,味道较昨日三凤桥差,印象较深的反而是其免费提供的碧螺春茶,较解腻。
食毕乘计程车到惠山古镇的秦园门,约下午二时多。惠山古镇内有两个景区,其一系寄畅园、惠山寺、天下第二泉以及各祠堂等组成的锡惠公园,其二系春申涧等组成的爬山线路。前者门票按每人七十元。
无锡的寄畅园与南京的瞻园、苏州的留园、拙政园并称为江南四大名园。但与后三者不同,自明万历十九年(1591年),寄畅园的主人秦燿解职归乡,该园至1952年的三百六十余年间,始终为秦氏宗族打理,因而又名秦园,与之相对,拙政园前后历有三十余位主人,在布局上不如寄畅园统一,且寄畅园纳山景于园,亦是其余园林所少有的。寄畅园虽有很大名声,但我印象深刻的,其实是华孝子祠前的四面牌坊,亦名无顶亭,其藻饰精美,有匠心。至于惠山寺、天下第二泉,却没有太多印象,惠山寺的千手观音像较大,第二泉内则有体态肥大的金鱼。约三时三刻,从惠山门出,沿映山湖西侧至惠山登山口,其内有阿炳墓与春申涧,涧内并无水,仅留涧道,我向上走了小段,至春申君饮马处即返,此处有一汪水潭,但水质欠佳。

Figure 3. 华孝子祠四面牌坊藻饰

随后过缀青牌坊,映山湖东侧处,有很多游人侧卧在山坡之上,十分闲适。又至惠山东街,街两侧为公祠或祀庙,如范文正公祠、马文肃公祠、东岳行庙等。出惠山古镇是四时三刻了。
复乘计程车至苏宁广场,约五时一刻在大渝火锅吃饭,食毕是六时多,即乘车至无锡站。约七时多乘高铁,八时抵沪。

2024.6.3 返京

中午在静安寺附近吃过馄饨与小笼包后,十二时多往上海站,约一时乘高铁,五时半抵京。
复至西单广东油麻菜馆,与Wang L、Jiang Cy、Zhou Sy、Min Xw吃饭,除烧鹅外,味道欠佳,食毕返校是八时半了。


  1. 阿炳名华彦钧,生于清光绪十九年(1893年),他的父亲是晚晴正一派道士,从小训练阿炳吹拉传统乐器的能力,其十七岁前后开始参与道馆日常活动,成为远近闻名的小天师,1920年代因吸食鸦片与嫖宿,双目失明,至1930年代初,开始创作《二泉映月》,亦曾声援民国学生运动,中日战争后,曾避难上海,不久返回无锡,1948年不再卖艺,1950年夏,杨萌浏为其录六首道乐,同年底阿炳逝世。六月二日,我至惠山阿炳墓,得知其墓于1978年被掘,新墓则是政府敛骨后移坟,亦是死后仍坎坷。 ↩︎

  2. 参郁有满《郭沫若的四次无锡之行》↩︎

  3. 见成仿吾《太湖纪游》,一九二四年三月;郁达夫《感伤的行旅》,一九二八年十一月。 ↩︎